专访周跃龙:0比9不会让我尴尬 恩师让我多了力量


周跃龙不敌罗伯逊

  从2014年拿到职业资格以来,周跃龙不止一次地预想过自己站在排名赛决赛赛场上的画面。

  他穿着那件喜爱的深红色格子马甲,额前的头发高高挺起,一脸镇定地拿着球杆,弯下身子,目光如炬,出杆,顺利地打进开局后的第一颗红球……

  在进入职业赛程的第6个赛季,他在欧洲大师赛的赛程上实现了这一幕,却没想到决赛迎来的是一个0比9的比分。

  夺冠后的罗伯逊如往常一样,像一位演说家一样讲述着自己的夺冠感言。站在一旁的周跃龙,神情像开局时般宁静,看不出太多的失落感。

  一些球迷认为0比9的决赛比分稍显尴尬,这是在1989年大奖赛后第一次在两个阶段进行的排名赛决赛中出现零封的比分。但周跃龙却丝毫不觉得尴尬,在他的理解里——0比9和5比9、6比9的比分并无二致,“对我来说其实0比9和4比9、5比9一样,我需要的是进决赛累积的经验和知识面。”

  决赛

  在半决赛逆转取胜加里-威尔逊后,周跃龙的经纪人石圆圆并没有联系他,“周跃龙现在需要的是安静,我想给他一个安静的环境,让他好好准备决赛。”

  周跃龙在她的眼里是稳重的人,“他待人接物很成熟,不浮躁,输过的比赛肯定会及时积累经验,下次不会以同样的方式输球。”

  在奥地利备战决赛的周跃龙,在赛前和恩师伍文忠聊着和比赛无关的东西。在战胜霍金斯、加里-威尔逊等名将后,周跃龙明显感觉这次比赛自己状态不错,“这次比赛我的心态更好,更有信心。”

  这几个赛季,周跃龙一直没能找到突破口,他此前的最佳战绩是排名赛半决赛,就是在此项赛事中创造的。在眼看着颜丙涛和吕昊天两位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选手,或夺冠或已拥有决赛经历后,周跃龙也多次问过自己何时能打进排名赛决赛,脑海里也曾出现过自己打进决赛的情景画面,他甚至想到了自己紧张的情绪。

  但在真的踏进决赛场地时,周跃龙却愕然发现自己并不紧张,“对我来说之前没进过决赛,我想过进决赛的画面,但这次进决赛我的内心很安静,没有很多杂念,我甚至都没有半决赛紧张,和我之前预想的完全不同。”

  在这场被一些球迷视为局面一边倒的决赛中,周跃龙认为关键点和转折点在前两局,“其实感觉还好,心态正常,前面2局我有机会可以让比分变为1比1的,第3、4局不至于让他可以随意地做一些进攻的选择。他因为2比0领先我了,所以他做了很大胆的进攻,他扩大比分领先优势后他没有任何心理负担。本来他状态很好,选择进攻的球都进了,都是很难的长台。第3到第7局我没有任何机会,在6比0、7比0后,比赛就已经失去了悬念了。”

  决赛分为两个阶段,在上半场比赛结束时周跃龙以0比8落后。下半场,只要罗伯逊再胜一局,胜负就将揭晓。几个小时调整状态的时间,周跃龙不断地告诉自己“比赛还没有结束”,“虽然对手8比0领先,但我还是要每一颗球都要认真打。毕竟这是我第一次进排名赛决赛。通过这次决赛我也发现了自己在处理球方面一些不足之处,不像他进决赛那么多次,有很好的经验。”

  彼时的他已没有考虑输赢,他希望能通过这次经历积攒宝贵的经验,“对我来说其实0比9和4比9、5比9一样,我需要的是进决赛累积的经验和知识面。他实在是打得非常好。我相信如果我3比5落后,他对很多球的选择不会这么随意,很多白球都是贴库,毫无由于地选择进攻,对他来说大不了只是那一局输了。”

  在排名赛决赛中,零封的场面很少出现。在胜负没有悬念的情况下,罗伯逊并没有放松,这也让周跃龙看到了他的职业素养,“他很职业,在大比分领先后同样打得很仔细,防守也要看线路,那个时候他已经有99%的可能性能够夺冠,但他还是按照之前的节奏打比赛,已经抛开了胜利,就像打出完美的一场比赛。这是我需要学的地方。”

  恩师陪伴

  此番,周跃龙能够突破最佳战绩,要感谢恩师伍文忠。

  “忠叔”是斯诺克“教父”级的人物,除了周跃龙之外,他还曾执教过丁俊晖、田鹏飞等职业选手。周跃龙能够成为职业选手,完全是因为幸运地师从伍文忠。他在年幼时前往广州,和“忠叔”学斯诺克,一开始,周跃龙并非天赋突出的选手,同一批学球的孩子中,赵心童的天赋更耀眼,但周跃龙因为学球踏实,得到了伍文忠的赏识。

  在拿到职业资格后,周跃龙就暂时离开了伍文忠,只身在英国的职业赛场闯荡。没有恩师陪伴在旁,有关斯诺克的一切都需要周跃龙独自慢慢地领悟。

  1月中旬,伍文忠得空前往英国,开始陪伴周跃龙征战赛场,“我肯定一直都想他来,他这么多年都没来过英国,他也想过来。他看到我这两年状态一直不愠不火,始终无法取得突破,他也会着急。这次他来英国才来了一个星期,16号才入境英国。待了4天,就和我启程前往奥地利打这次比赛。”

  伍文忠前往英国,他的徒弟们都很开心。1月中旬,丁俊晖、田鹏飞、周跃龙和鲁宁就和恩师在谢菲尔德聚了一次。

  时隔多年后,再次和恩师一起参赛,周跃龙心里很踏实——“我感觉多了一个人的力量。”

  多年来在职业赛场上的奔波,周跃龙不仅在赛场上汲取了经验,也通过不断地观察得出了一些结论,他发现职业运动员需要一个团队的帮助,“再优秀的运动员,都有自己的团队,他的教练可能技术不如他,但运动员需要精神支持,需要比较了解他的人,给他一些建议。”

  伍文忠明显是最适合他的教练。

  恩师给予周跃龙的帮助是立竿见影的。半决赛对阵加里-威尔逊,周跃龙曾以1比3落后。在上半场比赛结束后,伍文忠对周跃龙道出了对策,帮助弟子逆转取胜,“‘忠叔’对我说对手状态很好,他很喜欢进攻,打球必须要有节奏感,要打得很顺。‘忠叔’让我放慢一下节奏。下半场比赛回来,我增加了一些防守,很多球的选择让对手难受,拖着节奏和他打比赛,对手在和我缠斗的过程中出现了压力。”

  接下来,周跃龙将开始备战大奖赛,而伍文忠也会陪伴弟子训练。

  (董正翔)